碧峰环境

当前位置

钢企要真正达到超低排放的要求 仅运行成本吨钢达到300元
来源:中国冶金报 | 作者:pmoebbeba | 发布时间: 2018-11-09 | 2801 次浏览 | 分享到:

北极星大气网讯:“钢铁企业要有长远的眼光,从大的工艺布局、结构调整上综合考虑并彻底解决环保问题。”

10月1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钢铁行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理事长迟京东,在谈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时这样表示。

不搞“一刀切”,今年环保限产政策更精准

《方案》提出,要有序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在有组织排放方面,钢铁行业烧结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分别不高于10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其他主要生产工序排放浓度分别不高于10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200毫克/立方米。

而原来的《方案》中二氧化硫排放标准是200毫克/立方米。“超低排放不能简单地看要求变高还是变低。表面上看,钢铁企业不全都限产,实际上对不限产的企业比原来要求高得多。”迟京东表示。

迟京东介绍,这次的《方案》丰富了层次,达到超低排放要求的企业,就不进行错峰生产;没达到的要分情况,在比例和时间上有一些差异化的设计。这给地方政府具体执行该《方案》带来了难度。

当地政府对本区域的企业要充分了解、监测到位,才能分出层级。这要求政府对每家企业都要进行同等的监督监测,监督检查要常态化,且真正落到实处。

同时,日常监测要与特殊情况下的监督检查相结合,才能分清楚企业在污染排放方面的高低差。企业之间也要相互监督。《方案》还提出,如果天气特别恶劣,即使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钢铁企业也要限产。

在迟京东看来,重点区域、非重点区域的企业在治理力度上与去年差别很大,钢铁企业在停限产过程中不像去年那样搞“一刀切”。

这说明《方案》充分考虑了去年存在的实际问题。根据《方案》,今年在非橙色及以上重污染天气预警的情况下,将采取差别化的停限产措施。

橙色及以上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每年有几天到十几天),企业均要限产。“这次的《方案》可以说是一个进步,更加科学、更加精准,这得到了企业甚至老百姓的拥护,也更加符合行业和产业的实际情况。

总之,采暖季还是要限制排放,冬季大气污染防治的主要目的就是防止出现恶劣天气。”迟京东表示。

限产的正影响比负影响要大

按照《方案》,到目前为止,真正能够不错峰生产的企业并不多,每个地区就1家~3家。

一般情况下,每个区域在污染治理方面走在前列的企业受《方案》的影响相对小一些,但过去污染排放比较大,或者治理不到位的企业,受到的影响就大一些。总体上,《方案》对钢铁产量释放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去年上半年,钢铁行业产量出现同比增长的现象。迟京东认为,这个现象产生的原因,一是原来的“地条钢”产量不在统计之内;二是去除“地条钢”之后,废钢存量变多,转炉可以多加废钢。

迟京东举例说,去年虽然高炉产量受限,导致铁水产量受到一定的影响,但炼钢时,限制的铁水产量可以用废钢弥补,所以相对来说,正规企业产量没有下降,有些可能还增加了。

今年情况有所变化,炼钢中的废钢增加量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已经达到120千克/吨钢~150千克/吨钢甚至更多,潜力已经不大了。

此外,“地条钢”产能也得以去除。因此,他指出:“今年采暖季产量的释放力度减小,供就不会大于求,这对钢材市场保持目前的平稳运行有一定好处。

同时,钢铁行业对铁矿石的需求不会过分增加,原燃料价格就不会上涨太多(但这种冲动还是存在的)。

铁矿石价格平稳,不管是对采矿业还是钢铁生产经营都有好处。整体来看,环保限产有利于钢铁行业生产经营稳中向好。

另外,迟京东也强调,对钢铁企业来说,一旦进入限产范围确实有些不利的影响,比如高炉限产需要休风,休风时间长了的最大问题是安全问题。高炉内都是高温作业,高温状态时间太长,设备保障不到位就很容易出现安全事故。

停限产的频率也会影响钢铁企业的生产经营,如果还没等高炉恢复正常生产又开始限产,那么钢厂的生产管理包括成本、安全甚至环保就会受到影响。“但就目前来看,总体上限产的正影响比负影响要大。”迟京东表示。

环保限产助推企业转型升级

“钢铁企业要真正达到超低排放的要求,不计环保投入成本,只算运行成本,一吨钢的成本也得300元左右。一座三四千立方米的高炉,炉前的除尘设施运行一天的电费就是一辆奔驰车,超低排放对钢铁行业确实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迟京东跟《中国冶金报》记者算了一笔账。

他指出,钢企要实现超低排放,一是投入力度要加大,二是环保成本比原来高很多,治理难度比原来大。“对钢铁企业来说,不采取措施,还在等是不行的。”迟京东强调,“环保治理的政策将长期执行下去,除非不限产天也是蓝的。”

现在,即使所有的钢铁厂都达到了超低排放要求,也不能确保不出现雾霾天,因为这个区域还有水泥、玻璃、石油、化工等其他产业。而只要出现雾霾天,就依然要限产。

所以,钢铁行业必须有长远的策略,从产业布局方面考虑,在有些产能高度集中的区域想办法压减、搬迁、转型,才能真正解决区域问题。另外,钢铁企业也要考虑调整将来的工艺结构,以达到大气污染防治的要求。”迟京东分析道。

我国钢铁生产的流程主要还是长流程,有高炉前面就得配烧结矿,尤其我国烧结矿的配比平均达到80%以上。“烧结是主要的污染物排放源,也是现在大气污染防治里面主要防控的污染因子来源。

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都在这个工序,如果不改变工艺流程,单纯依靠末端治理,将来还会有问题。

因此,从长远角度来讲,工艺流程的变革也是钢铁企业满足大气污染综合治理要求的一个战略思考。”迟京东表示。

现在市场上一般的脱硫技术的脱硫效率只能达到95%~96%,运行一段时间脱硫效率就会降低,如果要保证脱硫设施一直高效运转是有代价的。”迟京东表示,“钢铁企业要从大的工艺布局、结构调整上综合考虑,并着眼长远彻底解决环保问题。

“推动钢铁产业的转型升级本来可以慢慢做,现在政策要求了就得快点做。在末端治理这方面,要求就更高了,而且是应急的要求,不达标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蓝天保卫战、超低排放、秋冬季限产的要求,将从方方面面加快我们推动行业技术进步的步伐。这种技术进步也是钢铁产业自身需要的。”迟京东表示。

广州市碧峰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定平教授带领一批燃烧专家研发了旋流雾化脱硫除尘一体化技术。旋流雾化脱硫除尘一体化技术通过计算机,对脱硫塔实现量身定做的设计,构造脱硫反应云动力场,实现脱硫技术更新换代,他将脱硫剂粒径由1500-3000μm 降到50-150μm,使比表面积提高400多倍,脱硫效率高达99.9%,实现了烧煤炭达到烧天然气的标准;

他采用独特的声波-湍流-相变复合凝并技术,可以有效去除30μm以下微细颗粒,实现了在脱硫塔内同时除尘,彻底取消湿电除尘;雾化器防磨、防堵、自净化技术,彻底解决了传统脱硫塔喷嘴易长石灰石钟乳堵塞的难题,保证脱硫塔长期稳定高效运行;而且采用在线维护技术,可以对核心部件在脱硫塔运行状况下线上检修更换,彻底解决了脱硫塔检修需要长时间停塔的要求。

钢铁是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基础原材料,在可预见的时间里,国民经济的发展还离不开钢铁。旋流雾化脱硫除尘一体化技术不仅让企业达到超低排放的标准,而且大大降低了环保投入成本和运行成本,这无疑给钢铁行业带来了曙光!

除此之外旋流雾化脱硫除尘一体化技术还能广泛应用于水泥、玻璃、石油、化工等其他产业。坚定不移打好蓝天保卫战,还大家一片蓝天!

 


 

新闻资讯